北京代怀孕

您的位置:北京代孕 > 北京代怀孕 >

女职员应聘时未察觉代孕入职发现说明后遭降职

文章来源:http://www.bazidashi.cn  发布日期:2019-06-12

女职工应聘时没有察觉到自己怀孕,应聘时说明自己三年内不考虑代怀孕,应聘主管成功入职一个月后发现自己已有两个月身孕。向公司说明后被降职降薪,之后更是以故意欺瞒事实解除了劳动合同,职工提出劳动仲裁更够获得支持吗

李冬梅于2008年8月入职成都某科技公司。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她的工作岗位是行政主管,每月工资3800元。

2008年9月,李冬梅发现自己已经怀有近两个月的身孕。她向成都某科技公司说明了此事。没想到,2008年10月,成都某科技公司以进行职务调整为名,通知李冬梅要将她降为一般文员,月工资也降低到2600元。李冬梅表示,以自己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她还表示,成都某科技公司的这种行为是在迫使其自动离职。

2009年2月,成都某科技公司发出书面通知,表示李冬梅在过去半年内工作表现未能满足成都某科技公司的要求,宣布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李冬梅找到成都某科技公司老板反复协商无果。她认为,自己被降职是因为成都某科技公司对怀孕女职工的歧视,被解雇更是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于是申请仲裁。

仲裁庭裁决成都某科技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未依照合同约定提前三个月通知,依法应给予李冬梅经济赔偿。

成都某科技公司称员工故意隐瞒事实

成都某科技公司接到仲裁结果之后,立即向武侯区法院提起了诉讼。成都某科技公司诉称,李冬梅进入成都某科技公司之时,对成都某科技公司隐瞒了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

而根据成都某科技公司不成文的人事惯例,孕期的代孕女性是不可能被录用的。据成都某科技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称,李冬梅当时还表示,自己在三年之内不会考虑代怀孕。成都某科技公司据此认为,李冬梅主观上存在欺瞒的恶意,成都某科技公司可以据此将其解雇。

对此,李冬梅说自己初入成都某科技公司时,尚未发现怀孕,所以主观存在恶意的说法是说不通的。武侯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成都某科技公司与李冬梅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合法有效的,而合同当中并没有约定李冬梅若在雇佣期内怀孕要将其解雇。

因此,按照相关规定,女职工在特殊劳动保护期间,劳动合同期限应自动延续到代孕期、产期、哺乳期届满时为止。

法院判决成都某科技公司单独解除劳动合同成立,依法应按李冬梅的主管工资待遇,支付李冬梅代孕期、哺乳期的工资总计3.38万元。

女工代怀孕被解雇的现象时有发生。这些代怀孕后被炒的女工多集中在私企、民企和三资企业,以打工妹居多,同时也不乏白领。有两种比较典型的情况:一是双方签了合同,用人单位发现女工怀孕了,利用合同期满,不再和怀孕女工续签劳动合同,自然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二是合同期内代怀孕,单位知道后,借故调换工作岗位,降低薪水,逼怀孕女工自动离职。

现代社会的竞争压力已经影响到妇女生育权的正当行使,增强自身的法律保护意识非常必要。哺乳期结束前不能解除劳动合同,按照“妇女权益保障法”,妇女在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受特殊保护,任何单位不得以结婚、怀孕、、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女职员应聘时未察觉代孕入职发现说明后遭降职

劳动法对处于代孕期、产期、哺乳期的女职工专门作了保护性规定,即处于代孕期、产期、哺乳期间的女员工,企业不得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否则将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女职工怀孕期间,如果用人单位擅自解除、变相解除劳动合同,与单位的劳动纠纷不能协商解决,可以申请劳动仲裁或向法院起诉。

当然并非所有的代孕期解除案例都是用人单位的违法解除。其中不乏有劳动者故意隐瞒怀孕的事实,怀孕后进入用人单位要求享受孕期、产期、哺乳期待遇。等三期过后就离开用人单位,给用人单位增加了极大的用工成本。

Copyright © 2004-2025 北京聚缘代孕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