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放生龟的地方有哪些,成都五大寺在都市佛教中的角色定位(向世山)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3-11-14 浏览:721次

一、为何要放生乌龟

1、“成都,西南大都会,于佛事最胜。”[注]自南北朝始,成都就是长江上游的佛教文化活动中心,至今仍是四川佛教活动重镇。现在人们常说,成都(市区和郊区)有五大寺,即大慈寺、昭觉寺、文殊院、宝光寺、石经寺。寺院就是佛教僧侣住持之所,也是信徒信仰、祈福的社区中心,还是游客观光的旅游景点。本文从都市社区佛教和旅游经济地理学来勾画一下五大寺的角色、定位及未来发展方向。

2、五大寺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3、成都五大寺都是历史悠久的寺庙,在川西平原赫赫有名,创建时间距今至少有几百年乃至上千年。昭觉寺、宝光寺创始于南北朝,文殊院始建于隋大业年间,大慈寺崛起于唐代后期,石经寺兴起于明朝前期,但其前身也可追溯到三国蜀汉。

4、五大寺都是历史上的名寺,由于受政治、经济、地域、流派等因素的左右,文化发展有“各领风骚几百年”的规律,当然,寺庙发展也摆脱不了。在唐后期,声望以大慈寺为最;降至宋,以昭觉寺为最;在明朝前期,以石经寺为最;到清朝,宝光、文殊后来居上,故有“上有文殊、宝光,下有金山、高曼”的民间传说。

5、五大寺各有宗教特色,在历史的表现上也是鲜明的。大慈寺是唐朝、宋朝四川讲经说法的中心,每天都有高僧登座宣讲佛法,晓喻众生。名声之大,全国昭昭,著名高僧唐玄奘曾不辞辛苦,入蜀听经求解佛法难题。昭觉寺在宋朝是弘扬禅南宗临济宗杨岐派的全国中心之石经寺是明朝前期弘扬禅宗临济宗的蜀土的中心寺院。宝光和文殊院是后起的传播禅宗临济宗的名寺。由于文殊院有位居市中心的便利,清朝末年,城内的法会多在院内举行。上世纪,改革开放后,成都落实宗教政策,北郊昭觉寺、龙泉山石经寺因多重因缘,成为禅宗、密宗合一的寺院,所以,这两寺的教法也变成禅、密兼宏。

6、五大寺都是佛教文化宝库。大慈寺在唐宋可以说是全国顶尖佛教艺术的荟萃地,特别是佛教壁画为天下之最。当时名家唐吴道子、前蜀画家李升、后蜀画家黄筌父子等都在寺内创作了大量壁画。藏经楼上还供有脱纱佛像千余尊。昭觉寺的壁画虽没有大慈寺那么多,但著名画家孙位画的“行道天王”、浮丘所画“松柏”、张南本所画“水月观音”、张询所画早午晚“三景山水”素有名声。宝光寺有名扬全国的罗汉堂,清代泥塑罗汉、佛、菩萨、祖师共577尊,全身彩绘贴金,是全国现存五大罗汉堂(另四处在北京碧云寺、苏州西园寺、武汉归元寺、昆明筇竹寺)中规模最大的泥塑罗汉堂,艺术成就达到了当时的泥塑高峰。石经寺最为信众崇奉的便是运用佛教仪轨、四川独有手法保存下来的楚山绍琦祖师(1403—全身舍利(俗称肉身),自明成化十八年

7、立冬开缸以来,一直存世,享有崇高声望,“烧香必去石经寺”也就成为川西平原的民俗。文殊院珍藏有唐玄奘顶骨舍利一小片,这是举世遗宝。各寺还保留了大量的佛教文物、名人书画、民间工艺精品。

成都放生龟的地方有哪些,成都五大寺在都市佛教中的角色定位(向世山)

8、五大寺在历史风云中都遭遇过盛衰荣辱。如中国佛教史上最惨烈的唐后期会昌年间

9、武宗灭佛,成都地区的所有寺院除大慈寺外,全在除毁之列。明末清初,张献忠入蜀和连年战祸,许多寺庙都惨遭荼毒。五大寺也不例外,只有石经寺民间传说因楚山绍琦祖师“肉身菩萨”显灵,才逃过火劫。由于寺院都是木建筑,五大寺遭遇火灾也是常有的事。每次都是高僧和信众发心发愿才得以重新辉煌。

10、五大寺都拥有自己的高僧群体,下面略举最著名者。大慈寺:唐代“三藏法师”玄奘、“金和尚”无相、“悟达国师”知玄、第一位到日本传播禅宗的宋代高僧兰溪道隆都与大慈寺结下了不解之缘,或听经,或讲经,或建寺,或出家。昭觉寺:唐僖宗乾符四年,禅宗曹洞宗传人休梦禅师任建元寺住持,圆悟克勤的两度住持而扬名天下。清初,丈雪通醉归蜀任住持,在废墟中重兴昭觉寺。石经寺:明朝前期,振兴石经寺的是荆璧老人楚山,开创禅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成都地区唯一的藏传佛教格鲁派道场一一近慈寺废毁严重,便将密宗道场迁移至石经寺,所以,近慈寺密宗道场的创立者、现代著名高僧能海上师(1886—也顺理成章成为石经寺的祖师。文殊院:清朝康熙年间,有临济宗三十三代传人慈笃海月禅师重振寺庙,道光年间有本圆和尚扩建寺庙,他们的神奇事迹传播四方,而得成都民众的崇拜。

二、算卦的让放生两条鱼可信

1、五大寺都是川西平原的信仰中心,香火历来及其旺盛。大慈寺在唐宋享有“震旦第一丛林”之誉;在两宋王朝,昭觉寺有“川西第一禅林”之美称。在明清时期,宝光寺、文殊院位列长江流域四大丛林之中。1983年,国务院在确定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时,昭觉寺、文殊院、宝光寺赫然入榜。上世纪八十年代和去年,石经寺和大慈寺也相继对外开放,成为信徒、游客朝拜的重点寺院。

2、总之,五大寺在川西平原乃至四川佛教史上都有不凡的贡献。

3、成都市区佛教寺院布局非均衡

4、我们要充分认识到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的巨大变化和佛教可能发挥到的作用。

5、我们的社会正处于转型阶段,各种矛盾和冲突纷繁复杂。在这个社会中,人的精神状态更引起我们的关注。同时也看到,引进的西方心理咨询和治疗技术正在大肆抢夺这块还未明晰的市场。但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有独具特色的心理安慰理论和宣泄方法,这就是佛道二教和诗书画。遗憾的是,由于各种原因,诗书画和佛道二教的市场严重萎缩。但目前的社会需要这些古老理论和技术焕发生机,重新入世,为转型社会的平稳化贡献独特的作用将是可以期待的事情。

6、还有,历史的发展会改变寺院旧有的角色,改变旧有的定位。从五大寺在成都市布局来看,很不平衡。我们沿成都市区东西、南北纵轴线,即蜀都大道和人民北路一人民南路,划个十字,就会惊奇发现:除大慈寺位于东南区外,其他四大寺都处于东北区及其东北的延伸区内。连当代著名尼寺爱道堂也处于东北区内。西北区、西南区很是“荒芜”。当然,历史上,成都市西边还是有许多名寺的,如圣寿寺(地址在今西胜街,唐代成都第二大寺,仅次于大慈寺。大慈有96院,圣寿有36院。)、净众寺(万佛寺。历来为成都西边胜地,现代以出土南北朝石刻造像而闻名于世)、草堂寺(解放后被改建为杜甫草堂)等,可春秋变故,西边寺院无影。所以,按照建筑辐射功能看,五大寺的影响力存在一定“空白”,需要通过宣传、口碑等加以弥补。

7、文殊院与大慈寺在市区。文殊院位处市中心,便成了省、市佛教协会所在地,在政治地位上占据了优势。大慈寺曾作为成都市博物馆,2004年才回归开放,现今的寺院面积狭小,连基本的寺院定制都满足不了。由于身处闹市,土地金贵,其恢复建设还有一定的难度。宝光寺现在还是纯粹的禅宗临济宗寺庙,但昭觉、石经二寺己变成禅宗、藏传佛教黄教共奉的寺庙。

8、从都市佛教看五大寺的角色

9、由于上世纪以来,无烟工业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我国自上世纪改革开放后,旅游业也有大大的发展。在成都,五大寺由于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和古风古貌的园林建筑也成了省内外,乃至国内外游客观光的景点。

10、但笔者认为对寺院今后影响最大的还是城市规划。在成都市城市规划中,文殊院、大慈寺都成了成都市、区两级政府力捧的“黄金地域”。文殊院片区和宽窄巷子片区、大慈寺片区共称为成都市三大历史文化保护街区。现在政府和有关部门正在努力把文殊院打造成“第一都市禅林”,大慈寺处在成都中央商务区(CBD)内。这两个寺院所在的区域必然脱颖而出,在今后的发展中,都市佛教的特色更加显著。宝光寺现在也在为打造4A风景名胜区而努力。但如何把握都市佛教并找到准确的定位,还需要摸索。根据其他国家和我国沿海寺庙的经验,笔者提出一些看法。


参考资料

标签:

Copyright 2019-2030 善导梵修平台 善导梵修平台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